HD Shanghai
上海赫德双语学校
赫德名师课:以“⼼”运“法”,满堂皆活 ——听朱⽂君老师教小古⽂
收藏本页
2018 - 12 - 21

听朱老师上课之前,我从来不敢想象,听⼀堂她的小古⽂课所获 得的享受,竟然不亚于看⼀场昆剧或评弹的名家表演。


这⼀学期,朱老师上的每⼀堂课,我⼏乎都没有落下过,因为太 难得了。作为赫德双语学校小学校长的她坚持站在教学的第⼀线,坚持给小学⽣上小古⽂课。哪怕会议再多,⼯作再忙,她从来没有离开 过自⼰热爱的讲台。你很难按照普通老师的教学设计来想象她的课堂,因为她的课堂教⽆定法,每⼀次侧重的教学法都不⼀样,⽽且都超乎 你想象。冯梦龙的《活见鬼》,她用的是表演法;彭端淑的《蜀鄙⼆僧》,她用的是聚焦法;《芦花》 ,她用的是诵读法;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,她用的是故事讲述法……当我与三年级的小学⽣们⼀起听她的 课时,我感觉,相比教师或者说校长这个职业,她更像是⼀位好演员,唱、念、做、打俱精,作为观众的我们永远期盼着她的下⼀出戏。



听我这么说,你也许会问,难道她的教学⽅式其他老师就学不了不成?非也。朱老师那种信⼿拈来、了⽆痕迹式的教学技巧确实难学,因为那功夫绝非⼀日之功,但她的“道法”却不难学。上⼠闻道,法乎其上。朱老师值得⼤家效仿的上上之法有哪些呢?  



道法⼀:朱⽒读法



朱老师的小古⽂课,“读”是贯穿始终的。对于重复性朗读,学⽣们通常会感到枯燥和反感,可她就有本事让这些娃们在她的引领下,不知不觉中读了很多遍还不知疲倦,还读得津津有味!她的“读”非常有特⾊。以小古⽂《芦花》为例。



当学习内容呈现之后,先让学⽣们读⼀遍,要求他们在读的过程中想象⼀下画面(第⼀遍)。然后,让学⽣再读⼀遍,要求有感情地朗读(第⼆遍)。接着,让男⼥⽣分别读⼀遍,展现各自的风格(第三遍)。随后,朱老师自⼰示范读了⼀遍,要求学⽣说出老师朗读的特点。孩⼦们很快说出,“花”、“来”读得很长,“荻”、“⾊”、“雪”读得很短。之后,她就显示出 PPT 上的诵读符号,让学⽣根据符号来读(第四遍)。!—!—!平仄交替,抑扬顿挫的感觉就马上出来了。之后,她让学⽣加上⼿势再诵读⼀遍(第五遍)。紧接着,她根据句⼦长短平仄的特点把这篇小⽂吟唱出来。经老师示范之后,她再要求孩⼦们⼀句⼀句跟唱(第六遍)。⼏遍唱下来,学⽣们基本上都能出⼝成诵。



针对那些四字较多的小古⽂,如《薛谭学讴》《杉苇刚柔》,她会让学⽣尝试用不同的速度来读,⼀边读,⼀边拍桌⼦,打拍⼦。⼀⽓呵成地读。 严格地说,她的“读”不仅仅是读,⽽是有读、有诵、有吟、有唱;讲快慢、重节奏;有感情、有表情、有动作;分个⼈、分男⼥、分小组。总之,汉语的语音特点以及⽂⾔特点,经过她的带领和点化,总能让孩⼦们淋漓尽致地感受到!



道法二:聚焦




对于小学⽣⽽⾔,刚看到⽂⾔⽂时,难免会有畏难情绪。针对这⼀现象,“聚焦”策略是她在课堂上使用最多的⽅法之⼀。在给三年级的学⽣上过 9 篇小古⽂后,她把彭端淑的《蜀鄙⼆僧》作为第 10 节小古⽂课呈现给学⽣。她不解释内容,就让学⽣先读,就告诉他们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。之后,让学⽣说出这篇古⽂中不懂的字。于是,⿊板上开始出现⼀个又⼀个的“不懂的字”——“钵”、“蜀”、“鄙”、“哉”、“语”、“惭”、“南海”、“恃”。有些难字刚被朱老师写到⿊板上,就被⼀些同学解释出来。这样,在整个班级学⽣的参与下,不能理解的字越来越少,最后就聚焦在仅有的⼏个字上,再经朱老师⼀点拨,就全明白了。朱老师不太会把答案直接告诉学⽣,⽽是会让学⽣按照她的提示去猜。学⽣猜出来后,不仅成就感强,⽽且记得牢。聚焦法的运用既帮助孩⼦学会把整篇小古⽂的难度分解,聚焦到个别字词上,也让学⽣停下⼀切小动作,调集全身⼼的注意⼒集中到老师的课堂上。


【逐字逐句解释古⽂的教学模式,你在她的课上是看不到的。如何调动学⽣的上课兴趣,并积极参与到课堂中去,发挥他们的最⼤潜能,找到解决问题的⽅法,这才是朱老师最看重的。纯粹教知识点的授课模式⽆以让学⽣应对未来不断变化的世界。学习能⼒的培养才是她⼀再强调的。】



道法三:讲故事




朱老师喜欢孩⼦,也懂孩⼦。她知道小学低龄段的孩⼦们爱听故事,所以常常以讲故事的⽅式切⼊课堂。如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,她的开场就让我耳目⼀新。“有这么⼀位⼤官,原来在京城当官,所以家里的房⼦这么⼤,你们看——”PPT 上呈现⼀处私家园林。“后来,他因为在皇帝面前直接表达了自⼰的观点,皇帝不认可,他还不依不饶,皇帝⼀⽣⽓就降了他的官职。于是他来到⼀处省里当官,这是他的新家,你们再看——”PPT 上的房⼦呈现⼀处别墅。“贬官就贬官,他在自家门⼝还贴了⼀副对联,你们看——”PPT 上呈现对联。“面对⼤江观白帆,身在和州思争辩。皇帝知道他还在想争辩,又贬了他的官。这次他搬到怎样的房⼦里呢?你们再看——”……最后,他住进这么⼀间茅草屋。这次他更厉害,对联索性不写了,直接写了篇⽂章,写这么长,还写得千古流传!你们看——”PPT 上呈现《陋室铭》原⽂。 “这个⼈就是唐代的刘禹锡!” 我听她⼀路讲下来,感觉像听说书那样享受。



她的 PPT 在呈现小古⽂的时候,会经常留下⼀些悬念,就像说书⼈总有那么⼀个“下回分解”似的。让学⽣充满了“阅读期待”。


朱老师的这三个道法,可学可用。但是即便都学会了,还不能让你成为她。因为要把这 “道法”用活,靠的是⼀颗真正懂得学⽣,并与之共鸣、共情的⼼。



朱老师在课堂上很容易和学⽣打成⼀片。有些孩⼦通过组词法正确解释了字意,她就说这个⽅法是“某某组词法”。让孩⼦的名字与⽅法相连接,既让其他学⽣觉得新奇有趣,也让那名学⽣自信爆棚。她非常关注每个孩⼦身上的亮点。有些学⽣古⽂念得不流畅,但是只要经过不断尝试,能最终圆满完成,她都会⼤⼤夸赞⼀番。因为她觉得老师最⼤的价值就是召唤出学⽣爱读书,愿啃硬骨头的勇⽓。像《陋室铭》这种非常体现作者风骨的古⽂,她会让孩⼦们自⼰发现“唯吾德馨”的内涵,却又不愿刻意将作者的价值观加到每⼀个孩⼦身上。她说,孩⼦们会⼀天天长⼤,在积累到⼀定的⽣活经验后,他们自⼰会做延伸的体悟和理解。从事教学⼯作多年,她碰到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 

 她上每⼀节课前虽然都有备课内容,却从来不愿按照固定流程来限制自⼰的教学。⽽是基于学⽣的反应随机调整,以学定教,顺学⽽导。

 “站在课堂上,把你自⼰忘掉,把你的教案忘掉,张开你的每⼀根触角去接收来自孩⼦的细微的情绪和感受,和孩⼦想到⼀处去,教学⽅法自然就有了,⽽教学之妙、教学之乐也都在其中了。”

——朱老师常常对赫德的青年教师这样说。


朱⽂君老师的课因为以“⼼”运“法”,所以满堂皆活。


下面请欣赏一则课堂实录:


做⼀棵“古⽂圣诞树” ,这是三年级的第⼆节小古⽂课。



孩⼦们参加完学院运动之后,陆续⾛进教室。看见朱⽂君老师已经在教室里,立刻自发地背诵起前⼀节课学过的小古⽂来——“黄白⼆猫,⽃于屋上……”朱老师见状立刻加⼊进来,还配合了⼿指表演 ——“呼呼⽽鸣,耸⽑竖尾,四目对射……”竖起拇指表示“耸⽑”,又翘起小指便是“竖尾”。再换成功双⼿的食指与中指相对,表示“四目对射”……孩⼦们同样用⼿指玩开了——“久之,白猫稍退缩,黄猫奋起逐之。白猫⾛⼊室,不敢复出”……所有的孩⼦都被卷⼊到⽣动有趣的诵读中,课,就这样开始了。


“今日天阴,细雨如丝。正合适来学这篇小古⽂。”朱老师出示了小古⽂《雨》。



这篇小古⽂对于三年级的孩⼦来说,小菜⼀碟。全班清晰⽆误地读了⼀遍。朱老师紧跟着也读了⼀遍,她读得声情并茂、抑扬顿挫,很有画面感。原来古⽂可以读得这么美!读完之后,朱老师告诉同学们,这样读,只是⼀种读法,这篇小古⽂还能这样读。说罢,她⼀边拍⼿打节奏,⼀边像念歌谣⼀样读了起来。孩⼦们倍感新奇,立刻模仿起来,朱老师先后换了三种节奏来读,都朗朗上⼝,非常好听。


“你们能按照你们自⼰的节奏来读吗?”朱老师开始让同学自⼰来尝试创作。教室里诵读声此起彼伏。不少孩⼦的诵读非常有韵味。

等教室慢慢恢复平静,朱老师的问题来了。



“为什么这篇小古⽂能这样读?”



“因为都是四个字⼀句,不像现代⽂⼀句五个字,⼀句⼗个字…… 不好打节奏,比如……”

这个男孩的回答有些冗长啰嗦,朱老师笑眯眯地耐⼼等他说完,然后说:“能用简洁的语⾔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

男孩想了想,重新组织了语⾔——

“因为这篇小古⽂都是四字⼀句,所以可以这样打着节奏读。”

“对了,语⾔简练,学习效率才⾼。这⼀点,我们要向古⼈学习。来,再读⼀篇长点的,看看刚才打节奏的⽅法还能不能用。” 朱老师出示第⼆篇小古⽂《雪》。



孩⼦们立刻试着读起来,有些孩⼦很快找到了节奏。但当读到“夜半,北风起,⼤雪飞,清晨……”这⼏个不规则短句时,就卡住了。

朱老师笑道:“读到这里怎么没节奏了?”

孩⼦们说:“字数不对了。不是四个字⼀句了。”  

“对呀,这篇小古⽂里,有⼏句话很调皮哦,有的伸腿,有的缩脖⼦,我们能给它改改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

“‘乌鸦千百成群’可以改成‘乌鸦成群。”’

“那为什么不改成‘乌鸦千百’呢?”

“因为‘乌鸦成群’包含了乌鸦很多,成千上百的意思,⽽且组成了⼀⼤群。⽽‘乌鸦千百’只是说‘多,’没有‘成群’的意思。” 没想到,三年级孩⼦的“抠字眼⼉”能⼒还挺强。

“这样细微的差别,你们都能感受到,还有什么古⽂能难倒你们呐!”朱老师赞叹道。

接下来的改句,更多的智慧从孩⼦们的⼝中迸发出来,讨论热烈展开。


“ ’夜半,北风起,⼤雪飞’可以改为‘夜半风起,⼤雪纷飞。’ ” 

“‘清晨,登楼远望。’可以改为‘清晨远望。’ ”

“不对,在哪里望呢?不能把原来的意思改变了。” 

“那就改成‘清晨登楼’吧。”


朱老师看看火候差不多了,方才插话:“我喜欢‘待到清晨’。 因为作者半夜醒来,发现下雪了,⼀定非常期待天亮后的雪景。没准都没睡着,⼀直眼巴巴地等待清晨来临,随即起身,登楼远望。‘待到清晨’也可以说成‘及⾄清晨,’都很好听。” 根据孩⼦们的讨论,《雪》变成这样:



当朱老师出示改好的小古⽂时,孩⼦们满满的成就感:原来古⽂可以改得像诗⼀样啊!

“没错呀,古诗古⽂是⼀家呀!中国最早的《诗》,也就是我们现在读的《诗经》,都是四字⼀句的,我们称它四⾔诗。后来,才有了五⾔诗、七⾔诗。”朱老师顺势给求知欲⾼涨的孩⼦们“科普”了⼀下古诗的知识。

就在孩⼦们还意犹未尽的时候,朱老师话锋⼀转:“嗨,你们能把古⽂改成四⾔诗,猜猜我能把古文改成什么?



PPT ⼀出示,可把孩⼦们乐坏了!

“哈哈,朱老师,你把古⽂改成《三字经》了!”

“你们看看意思有没有少啊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好玩吧?原来古⽂还可以这样玩!”

“那还能改成两字的吗?”

哈,这些孩⼦的脑洞越来越⼤了!

朱老师笑着说:“别急,接下来,让你们⼤显身⼿的时候到了!” 第三篇小古⽂《松》,呈现在孩⼦们眼前。



孩⼦们立刻跃跃欲试。有的孩⼦很快改出了好⼏句。

朱老师连声喊停:“这回,我们不改“四字诗、”“三字经”了,我们玩个新花样。”说完,在⿊板上画了⼀个松树的轮廓。“看,这是⼀棵宝塔松。”

孩⼦说:“不,这是⼀棵圣诞树。”

“哦,对呀,你能把《松》这篇古⽂,变成⼀棵圣诞树吗?”

“怎么变?”

“中国古代有⼀种‘宝塔诗’,后⼀⾏比前⼀⾏多⼀个字,比如,第

⼀⾏⼀个字,第⼆⾏两个字,第三⾏应该是——”

“三个字!”

“明白了就开始!”

于是,⼀棵棵中西合璧的“圣诞古⽂树”就诞⽣了!



原本枯燥的古⽂课,在朱⽂君老师的课堂里如此好玩!让⼈叹为观⽌!课后,朱⽂君老师告诉我说,过去我们⼀直把“⽂字游戏”当作贬义词。其实,汉语“单音成词,四字成句”的特点,让语⾔更灵活多变,更耐玩味和游戏。让⼉童通过“⽂字游戏,” 发现汉语的特点,感受汉语的趣味,从⽽⾛进古诗⽂的世界,又何尝不是⼀件值得尝试的事情呢。


文 : 顾海英


网站内容归赫德学校版权所有

All Rights Reserved. This site is for CHINA. consumers. Cookies, related technologies and device identification are used for
Personalized Advertising. To learn about choices see our privacy notice.